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洛染傅今安免費閱讀 第9章_思美小說
◈ 第8章

第9章

「大小姐,您來了。」

洛德運身邊的小廝青山見她過來,忙行禮問安。

洛染點點頭,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:「爹爹在忙嗎?」

青山剛要回話,門從裏面打開,洛德運陰沉着臉從裏面出來。

手上拿着上等的蠶絲帕子,一點點擦拭着手指,上面沾滿血漬。

洛染心一緊,忙上前:「爹爹,您的手怎麼了?」

洛德運躲了一下,皺着眉頭道:「別碰,臟。」

又看向青山:「把裏面那東西收拾了。記得,扔掉之前跟老夫人打聲招呼。」

青山應下,轉頭進入書房。

洛染探着頭去看:「爹爹,什麼東西啊?」

話落,洛德運沒來得及捂上她的眼睛,就見青山拖死狗一般從裏面拖出一個人來。

下台階的時候,那人臉上的蓋布忽然被風吹掉,露出一張腫脹的臉。

哪怕只有一眼,洛染也認出來了:香梅!

「她……」洛染驚恐地捂着嘴,香梅怎麼會在爹爹這裡。

洛德運不滿地看了一眼青山。

青山忙將人又蓋好,扛在肩上,幾步躍上牆頭,消失不見。

洛德運擔心地看了一眼女兒,只見她眼裡只有驚訝,並沒有害怕或者對他不滿,暗自點點頭,道:「你跟我進來。」

洛染這才知道,原來香梅真的是落在傅今安的手裡,折磨一通之後,他便將人還了回來,同時還有香梅的口供。

出於小心,洛德運自己也重新審問了一遍,與紙上所述並無二樣,便出手解決了香梅。

又跟洛染解釋道:「無論她受誰指使,背主的東西都留不得。就像你說的,僅憑几句話,你二嬸不會承認。不如處理乾淨,同時也讓你祖母知道,省的她以後因為這個婢女跟你產生嫌隙。」

洛染笑笑,轉身走到水盆前打**帕子,親手替爹爹擦乾淨手上的污漬,低聲道:「爹爹,謝謝你。」

謝謝你什麼都替女兒想的那麼周到。

她不怕祖母跟她生嫌隙,也不在乎二房,她只想讓爹爹這輩子好好的。

洛德運抬手,想摸摸女兒的頭,看看自己的手又停住了,笑道:「傻孩子,我是你爹,說什麼謝不謝的。」

洛染不顧爹爹躲閃,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臉上,輕輕蹭了蹭:「爹爹,你給我娶個繼母吧。」

洛德運皺眉:「說什麼胡話!是不是聽誰說什麼了?染兒,你……」

洛染搖頭:「爹爹,您聽我說,我沒聽別人說什麼,是我自己想的。」

她想讓爹爹辛苦一天回來,房裡有個噓寒問暖之人,也想讓他們大房後繼有人,而不是讓爹爹拚命掙來的爵位,最後便宜了別人。

洛德運欣慰地點點頭:「好了,爹爹知道了。你現在別想這麼多,先安安心心待嫁,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。」

洛染垂下眉睫,她沒說,她這輩子是不打算嫁人的,尤其是傅家!

自打這日過後,李氏病了,老夫人也病了。

李氏是心疼銀子病的,老夫人是着實被青山嚇病的。

兩人的病都沒法對外說,只好說感染了風寒。

還沒出正月,府中無人主持不行,只好將待產的三夫人請出來,洛染在旁協助,總算將正月糊弄了過去。

第二天便是二月二,過完二月二,這個年才算徹底過去。

洛染幫着三嬸去廚房叮囑明日要準備的吃食,又囑咐嬤嬤們該注意的事項,覺得沒什麼落下的了,才轉身出來。

剛走出沒多遠,就看見十幾日不見洛如雪站在花園的小路上,明顯是在等自己。

洛染神色如常地過去,要經過洛如雪身邊時,被攔住。

她看着那隻抓着自己手臂的手,又抬頭看向那張臉,笑道:「幾日不見,二妹妹的臉倒是好了許多。」

洛如雪摸摸自己的臉,親昵地挽上她的胳膊,撒嬌地晃着:「大姐姐好狠心,這麼久也不來看我,雪兒還以為你不喜歡我了呢!」

洛染微笑,故意道:「怎麼會呢,妹妹這麼可愛,有誰會不喜歡妹妹呢?」

洛如雪假裝沒聽出她話里的意思,一如從前般親密:「好姐姐,我是來問問,下個月是我的及笄禮,姐姐可要盡心哦!」

洛染將胳膊慢慢抽回來,淡淡地道:「妹妹多慮了,祖母和二嬸的身體也好的差不多了,妹妹的及笄禮自然有二嬸,旁人怎麼能放心呢。」

洛如雪一愣:「有母親在更好,這樣姐姐就不用那麼累了。」

洛染點頭:「既然妹妹沒什麼事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」

「姐姐!」

洛如雪又攔住她,欲言又止。

洛染也不問,就那麼靜靜地看着她。

最後,洛如雪無奈,只好道:「姐姐,過年的時候我看你戴的那支紅寶石金釵很好看,你能送與我當及笄禮物嗎?」

「不能!那是皇上賞賜的,不能隨便贈人。」

洛染乾脆地拒絕。

洛如雪顯然沒想到她這麼不給面子,當眾被拒絕,一時臉色有些不好。

「之前姐姐不也將皇上的賞賜送給我了,為什麼這次不行?」

「你也說那是以前。以前我年紀小,不懂事。現在長大了,既然妹妹提起,那便將東西都還給我吧。」

洛染看着洛如雪眼中含淚,果然跟上一世一眼,但凡有一點不合她心意,她便像現在這樣,要哭不哭的,彷彿天底下她最委屈一樣。

現在再看,洛染只覺心中一陣暢快:「又青,一會兒你跟着二小姐去一趟,將東西都拿回來吧。」

「別到時候傳出去,說妹妹眼皮子淺,盯着姐姐的東西不放。」

洛染轉身便要離開。

誰知,洛如雪突然從後面撲上來,抓着洛染的手腕不放,沒頭沒尾地喊道:「姐姐,我也是為你好,你怎麼就不聽勸呢!」

洛染皺眉,只覺自己的手腕一陣鑽心的疼痛,來不及想那麼多,本能地揮開:「鬆手!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」

接着就聽洛如雪尖叫一聲,整個人如一隻蝴蝶,手臂在空中划過一抹優美的弧度,然後跌坐在地,不顧身上的狼狽,還在痛心勸說:「姐姐,我真的是為你好啊!」

洛染心一跳,果然,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她身邊掠過,飛奔到洛如雪跟前,

「雪兒,你怎麼樣了,快讓我看看!」

「雪兒!你流血了!」

因為擔心,聲音都有些顫抖。

而一旁的洛染,卻被那人經過時不小心撞了一下,若不是腰間及時出現的那隻大手,她早就跌進一旁滿是荊棘的樹叢,想想都後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