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二嫁高門的小說 第9章 _思美小說
◈ 第8章

第9章

梅元青眉頭緊皺,俊臉沒了往日的淡然,怒斥道:「你還要這麼任性到什麼時候!這些東西不過是些擺件玩意兒罷了,你居然如此沒皮沒臉的撒潑打鬧,像什麼話!」
梅小琴被吼得一愣一愣的,張開嘴便嚎,眼淚也止不住的掉。
她的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屋子,直接被搬空。
一些贈予出去的東西,哥哥也要了回來。
這些事情讓她丟盡了臉,往後可如何在那群世家小姐面前立足!
那些拜高踩低的人,肯定會笑話自己,拿自家嫂子的東西來做人情!
想到這兒,她所幸張大了嘴,坐在地上又是踢腿又是撒潑地大哭起來。
梅元青看着她這副樣子,當即氣得一張俊臉直發青。
聽到蘇兒蓮兒出門打探的消息,紅霞閣內魏景薇捏起一粒葡萄塞進嘴裏,紅唇淺笑。
就讓這兄妹倆鬧吧,這出狗咬狗她愛看,鬧得越凶越好!
蘇兒和蓮兒也在一邊嬉笑着,儼然是心中狠狠解了口氣。
到了晚膳的時候,慈安堂的丫鬟來到紅霞閣來請,魏景薇想了想便去了。
結果,一進慈安堂便看到梅小琴又紅又腫的眼睛帶着恨意看向她。
魏景薇絲毫不在意,找到自己的位置便坐了下來。
梅元青神色有些疲憊,「你庫房內的東西我已經收攏了一小半兒了,剩餘的東西…我過幾日定還給你。」
魏景薇知道,他手頭沒什麼銀子,光平日里的花銷都自己要往裡倒貼呢。
只是點了點頭。
一頓飯吃得沒滋沒味,魏景薇用完膳準備離開,便聽到梅母喊住她。
「魏氏,誠哥兒明日便要從郊外的莊子上回來了,你這個做母親的,得好好照顧才是,別馬虎!」
「是,母親。」
魏景薇應了一聲,便迅速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因為晚一秒,她怕自己就露出了恨意。
誠哥兒,大名梅雲禮,便是張若若和梅元青背着她生下的野種!也是上一世自己悉心養大的白眼狼!
她被人蒙蔽,一直當做親生孩子來撫養長大。
梅雲禮自小貪玩不愛讀書,她親自便守着他,日日夜夜熬油點燈地帶着他讀書,後又為她回了魏家,求了父親,找了名師郭子儀來把他收為弟子,自此開啟了他的青雲路。
最後在她臨死之際,得以高中探花郎!
想到他原本是不愛讀書的,既然不喜歡,這一世也不勉強。她魏景薇倒要看看,沒了她的教導鋪路,梅雲禮,還能不能走的跟上一世一般順暢!
次日一大早,梅府便熱鬧了起來,無他,今日是梅家唯一的小少爺梅雲禮從莊子上歸家的日子。
梅母,梅小琴,還有魏景薇都在門口迎接。
很快一輛看起來不凡的馬車停在了梅府門口,一個小小的人兒由着身旁的小廝們攙扶着下了馬車。
蹦蹦跳跳的朝着這邊小跑過來,一把投入了梅母的懷抱。
「祖母,誠哥兒回來了。」
「好好好,祖母的小心肝回來了,莊子上玩的可好?」
梅雲禮站直,笑的見牙不見眼,「莊子上可好玩兒了,我們騎馬打獵釣魚,我還給祖母帶了不少莊子上的新鮮果子回來。」
梅小琴:「誠哥兒果然孝順。」
梅母聽了這話,眼中的笑意更甚,滿意的點點頭。
魏景薇冷眼看着他們一家人十分親密的敘舊,只是默默的不說話。
上一世她以為,誠哥兒性子活潑機靈,能說能笑,一定是很投了梅母眼緣,才被她這種如此刻薄之人寵愛起來。她這個做養母的,還十分為誠哥兒開心。
如今重活一世才明白,這那是投了眼緣,這是梅母真真切切的疼愛自己的親孫子。
只有她!被當做傻子一樣蒙蔽着雙眼。
過了會兒,許是見魏景薇一直不吭聲,梅雲禮才一臉乖巧的走到她身旁喊了句母親。
魏景薇點了點頭,看着眼前這個約莫五六歲的少年,身穿一身華貴錦服,腰間配以名貴玉佩,走動間叮咚作響。
梅母有些不滿她的態度,訓斥道:「誠哥兒從莊子上回來想必累了,你這個做母親的不關心不詢問的,像個什麼樣子。誠哥兒可是你唯一的兒子,真是沒眼色的東西!」
說著簇擁着誠哥兒,三個人親親熱熱地往裡走。
走到半道上,梅小琴停在原地,扭頭朝她露出一個幸災樂禍的表情,看的蓮兒是氣憤不已。
「小姐,這小少爺回來對你這個母親冷淡不說,怎的還是你的不是了?」
魏景薇嗤笑,人家正經母親在世呢,說不準還怨恨自己佔了他親娘的位置,哪會真心待她?這些細節無一不傳達了梅雲禮對她不喜歡,自己上一世還巴心巴肝地為他籌謀,真是太傻了。
「我原本便不是他的親娘,他對我冷淡不喜也是應當的。既然他不是我正經兒子,我又何須傷心呢。」
「可小姐往日里待他那樣好,他卻如此,奴婢真真是為小姐不值得!」蓮兒說著便氣紅了眼睛。
往日里小姐日日夜夜點燈陪着這個頑劣的小少爺讀書,悉心給他準備吃食,這些用心真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!
魏景薇看着蓮兒笑了笑,只覺得她和自己一樣傻,何必為不值得之人傷懷。
她沒跟着一起去慈安堂,轉身便獨自回了紅霞閣,最近她在研究脂粉膏子。
上一世她參加宴會之時,偶然結識了被欺負的揚州商賈家的小姐。那小姐跟她投緣,又都喜歡打扮自己,便指導了她不少關於製作脂粉膏子的技藝。
魏景薇如今的嫁妝雖然不少,但比起一開始還是薄了不少,既然心中決定不依附梅家,以後要脫離出去,那必須早做準備,俗話說的好,手中有糧,自然不慌。
銀錢嘛,多多益善才是。
她帶着蘇兒和蓮兒專心研究手頭的配方,然後一一用筆墨記下。
再適當的調整,如此想得到最佳的效果。
三人認真地聚集在桌子旁,很快門口便出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,隨後門「嘎吱」一聲便被推開了。